用户中心
  • 学 号:
  • 姓 名:
网站统计
    • ·共有文章:69篇
    • ·文章阅读:7697人次
    • ·共有图集:个
    • ·共有软件:个
    • ·共有视频:个
    • ·总共留言:条

文章当为赏心悦目事(图)

发布时间:2020-09-08 20:11 点击数: 【字体:

  1949年1月15日天津解放,1月17日《天津日报》创刊。自1月15日起,数天之内,7000余训练有素的干部迅速接管了时约180万人口的这座特大城市,天津的生产生活社会秩序迅速得以恢复。无疑,《天津日报》发挥了重要作用。当此之时,领导和参与《天津日报》办报的那批我党文化精英,王亢之,朱九思,范瑾,邵红叶,郭小川,方纪,孙犁,石坚,方放,朱其华,等等。他们注定是要被写入天津文化史乃至中国文化史的优秀报人,文化大家。后来者对他们的职业生涯和学术研究是远远不够的。之后的天津日报人,更多追忆他们的不凡经历,卓越才华。历史这一棒交到我们这一代手上时,只看到他们慢慢地、远远地走向历史深处。带着我们所知之甚少的才情,风趣,忧伤,执著,只留下了模糊的轮廓。真的有些遗憾!

  《天津日报》的文艺副刊与日报同日诞生,其文化底蕴、文脉传承,在国内省市级党报文艺副刊中,虽不能说绝无仅有,但绝不多见。《天津日报》是一张弥漫着文化气息的共和国党报。《天津日报》文艺副刊主要有“文艺周刊”和“满庭芳”两类版面,前者为纯文学园地,后者为综合性副刊。“文艺周刊”诞生于1949年,由孙犁先生等首创,筚路蓝缕,除“文革”期间短暂停刊外,一直延续到今天,这块文学园地,孙犁先生倾注浩繁心力,几代编辑默默耕耘,培养了一大批作家诗人,以一张地方党报的文学副刊版面,竟直接影响到现当代中国文坛,难以复制。难以企及。堪称奇迹。无疑是天津的骄傲。这是天津文化史乃至中国文化史上难忘的一幕。

  1984年1月4日创办“满庭芳”,适逢改革开放初年,思想解放,百家争鸣,“满庭芳”一“出生”就风华正茂,引发广泛关注,受到读者喜爱。创办者朱其华、刘书申等作为天津知名的文化人,一方面挖掘宣传天津的文化,比如对李叔同的研究,天津水西庄的研究,这些研究方使人们更加了解天津文化,并为之自豪。天津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她在中国近代史上无可或缺,至关重要。另一方面,他们组织编辑与全国各地文化名人积极联系,一时间,满庭芳名家佳作,层出不穷,蔚为壮观。比如,徐中玉,黄裳,臧克家,冯英子,何满子,邵燕祥,朱维之,舒芜,冯亦代,卞之琳,沈从文,俞平伯,冰心,吴冠中,钱学森,戴厚英,周汝昌,肖复兴,冯骥才……这是一长串如雷贯耳的文化大师。因为他们的鼎力支持,满庭芳品位与格调领风气之先。

  高朋满座,嘉宾云集,信可乐也!高光时刻,那是我们前辈编辑创造的荣光。那是这张报纸文艺副刊神采飞扬的年华。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今天我们把“满庭芳”35年来的名篇佳作整理成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通过这些文字,与这些文化先贤“沟通”,了解他们通过文字传达给我们的意念与情感,透过这些“传情之字”,我们也揣摩思索当年前辈编辑的思想意蕴,虽然信息的传达并不完全,但我相信,隔着这些书页和文字,我们和前辈编辑,和这些文化大家,心脉相通,情意相连。

  赓续文化传统,弘扬人文精神,文化人都会有这样的理念与追求,但理想丰满,现实骨感。自2007年苹果手机出现之后,我们迅速地被推入了一个“屏读”的时代,人类从“言语之民”到“书籍之民”经历了数千年时间,而从“书籍之民”再到“屏幕之民”,变化在十年间迅疾发生。屏幕文化是一个不断变动,无穷无尽的新闻素材、剪辑资料、未成熟的理念,这是一条由微博、微信、随手拍、简短文字、漂浮的第一印象所构成的河流。文化变得流动、快速和开放。五花八门的碎片化信息把人们搞得晕头转向,把读者的注意力带离核心,在中心论述和观点之外的地方游荡。(请参考凯文·凯利《必然》电子工业出版社2016年1月第一版)

  坦率地说,我并不知道。因为导致这一切变化的技术力量仍在向前狂奔,看不到企稳的迹象。

  报纸还会存在吗?副刊还会存在吗?作为党执政兴国的载体工具之一,党报和党报副刊依然会存在下去。另外,千年以来,阅读改变了人们的神经回路,和“屏读”不同,读书看报,你会变得情不自禁,专心致志,沉浸其中。而这种深度的阅读和研究,又是科学研究、科技发展的重要推力之一。当人们意识到“屏读”的碎片化给神经回路带来损害,浅尝辄止、三心二意的“屏读”最终会影响科学思维的形成,影响科学研究的深入,到那时,或许人们又会回过头来,强调“书籍之民”的重要性。

  不管报纸和阅读怎么演化,孙犁先生当年说过的“文章当为赏心悦目事”不会改变。报纸和副刊,还是应该“内容为王”。读者永远需要的是好的文章,需要精读的文章,绝不仅仅是碎片化的泛读信息。只有经历了历史淘洗的文章,才能一代一代传承下来。《陋室铭》《醉翁亭记》《岳阳楼记》是如此,林觉民《与妻书》、方志敏《可爱的中国》是如此,《荷花淀》《芦花荡》《耕堂文录十种》也是如此。

  我们还会一如既往地编好我们的每一篇文章,精雕细刻每一块版面。我们永记,“文章当为赏心悦目事”。前路漫漫,困难重重,但我们绝不轻言放弃。一点一滴,朝朝暮暮,我们为厚植天津文化献出心力。

  此次将35年来“满庭芳”汇集成册,是项浩大的工程。罗文华、白丽、刘云云三位编辑同志,在工作之余,不辞辛劳,反复查找核对,付出大量心血。“满庭芳”刊发过的好文章汗牛充栋,一两本书的承载量有限,很多名家大作不得不忍痛割爱。

  今年是天津解放70周年,《天津日报》创刊70周年,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特别之年,我们把“满庭芳”刊发过的“我与天津日报”征文,“我与文艺周刊”征文,“老报人口述实录”,特意集结成下册,表达我们对这个国家,这个城市,这份报纸的钟爱之情,血脉之情。感谢那些为这个国家这个城市这份报纸付出过心血的天津日报前辈报人!

  纪念《天津日报》创刊70周年丛书──《天津日报满庭芳佳作选》(上下册)、《天津日报文艺周刊70年精品选》(上下册)即将由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收藏>] [打印] [挑错] [推荐]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